金沙总站

金沙总站  >  精彩生活 > 正文

苍凉的额尔古纳河

发布时间:2017-10-17    【来源:金沙总站203所】


      初见额尔古纳河,是驾车行驶在904县道上,蓝天白云、山峦河谷、草原牧群、蒙古包油菜花、村庄白桦树,还有湛蓝的额尔古纳河,打造了最美边防公路的传说。因额尔古纳河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东北部呼伦贝尔地区,是中俄界河,正是一水分两国,一月揽两岸。草原空旷博大,河流安静流淌,偶有野鸭、灰鹤惊飞,岸边的白桦林正在把风声唱响,传颂着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故事。

回京后我迫不及待地买了一本迟子建的荣获了茅盾文学奖的《额尔古纳河右岸》。该小说就像编辑故乡的黑土地,厚重温柔,壮阔磅礴,讲述了生活在一脉青山、万顷碧水之间的鄂温克族人,与浩瀚的大兴安岭相互依偎,把生命的韧性展示的淋漓尽致。

“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有九十多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给看老了……”,小说的第一句话就注定了这部作品要飘着雪花,始终充斥着死亡和诡异的气息。作品刻画了一群有血有肉、生动鲜活的鄂温克人。额尔古纳河右岸的这群人,因“风声”而生,死后葬于风中,信奉萨满教的他们以各种方式走完了明媚而忧伤的生命历程。他们满怀深情,风雨磨难,不屈不挠,爱恨直接,生死简单,源于“风声”,去也风中,与大自然惺惺相惜,山川、河流、树木、繁星、月亮、雨雪等等,都被赋予着灵魂和喜怒哀乐,毫无疑问这个故事是属于大自然的。面对大自然,他们在享受着它的馈赠的同时也饱尝艰辛,对大自然敬畏,形成了一种默契,同时在灾害面前有着无奈并进行着抗争。他们在与严寒、猛兽、瘟疫、饥饿进行着搏斗,在日本的侵略和现代文明的挤压下求得生存,这个被称作最后的、以放养驯鹿为生的游猎民族在演绎着一场命运的顽强精神。

过一日、行一程、读一书,泡上一壶清茶,脑海里浮现着额尔古纳河右岸的驯鹿、萨满、希楞柱、桦皮船和乌力楞里人们的爱恨情仇、无常命运,这个弱小民族在历史长河中的百年沧桑和时代变迁。额尔古纳河右岸上演着我的九天之旅,而白桦林中的风一声声悠长的叹息,继续述说着鄂温克人的忧伤、疲惫、温柔与坚忍。

                                                                                                                                                                               (文/摄陈光希)

【关闭】    【打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