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

金沙总站  >  资讯动态 > 正文

致敬!二院李陟获评“全国劳动模范”

发布时间:2020-11-25    【来源:二院工会工作部】

11月24日,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编辑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这是五年评选一次的劳动者最高荣誉,二院科技委主任李陟光荣地成为了二院第四名全国劳动模范。



为国铸盾,无愧国与心

——记全国劳动模范、我国防御技术专家李陟

放飞神剑,才能收获和平。防御体系是国家安全的基石,是我国从大国迈向强国的重要标志之一。

在我国防御技术领域,有这样一位领军人物,他从一毕业就迈入航天大门,一干就是30年,几乎把全部精力与心血都倾注于国防事业,率领科研团队攻克了诸多世界性科研难题,奠定了我国防御技术和发展的坚实基础。

他是同事、学生眼中的“工作狂人”和“技术达人”;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有爱的普通航天人。

他就是李陟,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第二研究院科技委主任,我国精确制导技术领域的专家。

因爱好选择一条更难的航天路

头发有些花白,脸上挂着微笑,浅色衬衫扎在裤子里,李陟看上去亲切、随和、干练。

受到家庭环境的影响,李陟小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和伙伴们组装收音机。他可以用几根导线、一只耳机做出一个矿石收音机,后来又组装更高级的半导体收音机。中学时,他自己动手用木头做飞机航模,做好了就到空地上试飞,还反复钻研怎样可以让航模飞得更高。

上世纪70年代,每个家庭都不富裕,李陟的父母既要用有限的工资养家糊口,也要定期给老家的老人汇赡养费。尽管经济紧张,但父母却从没反对过李陟的爱好,每个月都会留给李陟几毛钱买组装半导体用的三极管。

这份爱好,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李陟日后的专业选择。

在当了近一年知青后,1979年李陟参加高考,其中物理98分,是高考所在地分数超过370分两人中一个。按照自己的兴趣,李陟如愿进入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学习无线电专业,并随后取得了电磁理论与微波专业硕士、博士学位。

1990年,摆在刚刚博士毕业的李陟面前的有许多条道路。那时候常识青年迎来了一批“出国潮”,许多同学都选择去国外工作生活,而在李陟的内心里更愿意留在祖国为国家的发展出些力。

母校给了成绩优秀的李陟留校任教的机会。选择留在高校做学术,一定程度上意味着体面稳定的生活,而他选择了自己喜欢但却是一条更具挑战的路——进入航天,希翼能将自己多年的理论学习和工程应用结合。事实上,那时候的博士毕业生进入航天科研院所工作,收入不高,还是社会上的“冷门”。社会上甚至流传着一句顺口溜,“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

“相比一眼可以看到自己十年后的样子,自己还是更喜欢去挑战一些未知。”李陟说,自己与航天“结缘”,是走出“舒适圈”的选择。

科学研究“差不多”就是“差很多”

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国防科技进步奖特等奖、国防技术发明二等奖、国防科技工业杰出人才奖、全国优秀科技工编辑、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国防科技重大突破专项奖”特等奖、全国创新争先奖章……这一连串沉甸甸的奖项是祖国和人民对他多年来为空天防御事业艰辛付出的充分肯定和赞誉,也诠释着他对科学技术的敬重、对待工作一丝不苟的态度、严慎细实的作风、勇攀高峰的精神。

在李陟眼里,科学研究“差不多”就是“差很多”,面对工程研制中遇到的任何困难,他从没想过回避和退缩。“迎难而上,这是骨子里的习惯使然。”李陟说,“总想着用一切方法搞定问题,要不心里不服气。”

从仿真工作做起,到投身一个个型号的工作,李陟一次次征服困难,也一次次迎接新的挑战。

刚刚参加工作,他灵活运用物理概念,另辟蹊径地找到解决问题的思路,仅用两天时间就解决了困扰团队好几个月的问题。

为解决一个大型系统的技术难题,李陟首次提出了全新指标分配方法和全新设计方案,并具体负责系统设计,主持完成了预研并实现型号立项。

在担任国家项目专家组组长、项目总设计师期间,李陟带领团队突破了四大关键技术,解决了一系列世界性的技术难题,对巩固国家安全基石、提升我国国际地位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在同事们的眼中,似乎工作上没有李陟解决不了的问题,他是团队的 “主心骨”,是善于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的“技术大拿”,总能在项目进展遇到一团迷雾的时候给出方向、找到办法。无论系统总体技术设计还是各方面专业技术协调,无论控制、电路,还是计算机、雷达,李陟几乎无所不通。

“有一次李陟到中科院数学所开展技术交流,由于同事是从工程应用的角度出发,讲的都是类似检测、跟踪这些工程语言,而参加讨论的数学所的同志都是做基础理论研究的,因此,双方的交流遇到了很大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李陟拿来一块黑板,将问题的来源、希翼达到的效果等清晰地呈现出来,将工程语言轻松地‘翻译’成了数学语言,问题迎刃而解。”

而谈到他所取得的一系列成就,李陟总是说,“这是国家大力支撑、团队共同创造的成果,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到的,荣誉和成就是属于大家的。”

一台不会停止的“永动机”

担任着多个项目的总师与技术首席,肩上承担着我国防御装备发展的重任。“他太忙了。”这几乎是李陟身边所有人脱口而出的第一印象。

夜幕降临,当人们结束加班走出办公大楼,常常有一个身影逆向而行,步履匆匆。这是李陟刚刚吃过晚饭赶回办公室,他要开始一天里的“又一轮”工作。

平常的工作里,一天几个探讨会“连轴转”是常态,结束一场讨论马上又开始下一个,有时候还要驱车转战不同的会场。

涉及国防发展的尖端技术,每一场讨论都“烧尽”脑细胞。李陟的同事说,很多人一场讨论下来就身心俱疲,可李陟就好像从来不知道累一样,大脑在一个个问题间高速运转,反馈着一个又一个解决思路,好像一台不会停止的“永动机”。

与李陟共事了近十年的同事说:“每当关键技术的探讨存在争议的时候,李陟总是摆事实讲道理,宏观谋划,反复推敲、验证技术实现的路径。他对技术的严谨细致几乎达到极致,而且从来都是以理服人,不会用权威压制别人的想法。”

与防空事业相伴三十年,对待任何工作,李陟心里的出发点只有一个——“维护国家安全与利益,站在全局的角度解决问题。”

正因为思维超群、客观公允,很多人都相信他在领域内的“绝对权威”,方案设计、技术论证、推进细节,许多工作都离不开李陟,李陟的口碑在领域内也人尽皆知。

有很多别人沟通不下来的问题,他去了就可以解决。一次在技术研讨会上,研究的问题遭遇“天花板”,多方争执不下,当即有人表态:“请二院的李陟来。”

同事说:“很多时候,只要李陟在现场的讨论,大家就会觉得很踏实。”

时间,对于李陟来说是最珍贵的。一天24个小时,李陟很少有时间留给自己。

当然,李陟也有累的时候,午饭后在办公室里睡十几分钟,开会转场期间在车上打一个小盹,然后又可以像打了“鸡血”一样满血复活,开始新的工作。

在同事眼里,这样的工作节奏有些不可思议,但了解李陟的人都十分理解,“根本上还要归于他对这份航天事业的责任与热爱。”

家是最小的国,国是千万家,每个人的生命体验都与家国紧密相连。李陟也不例外。

尽管每天日理万机,时刻操心着筑牢国土安全基石的大事,但李陟却从来没有放弃对家人的关心和关爱。“他基本上是一有时间就下班后先去买菜,回到家给老人做好饭后,再匆匆赶回单位继续加班,经常一干就到了半夜。” 李陟的爱人说。

更爱做技术工作

出入二院的科研大楼,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见到他总会温暖地叫声“李院长”。

“副院长”是李陟曾经的身份。2009年,李陟被任命为二院副院长,两年后,为了把有限的精力全部投入在热爱的科研工作上,李陟毫不犹豫地选择放弃行政职务专心做技术工作。

“一路都是干型号过来的,自己更擅长技术工作,认认真真做型号才最开心,这也是我的初心。”李陟说。在他的心里,最开心的事情莫过于纠结许久的问题突然找到答案,那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是任何言语都无法描绘的释然与轻松。

他的办公室里,巨大的书柜占据了一整面墙,上面摆放着大大小小有关防空领域的书籍。书桌上堆积着国内外相关领域的研究资料,晚上没有要紧的工作,李陟会在办公室里学习到深夜。

身为博士生导师,他对学生的要求十分严格。按照常规,博士生的专业方向一旦选定,所学的课程也基本围绕这个方向进行,但李陟常常在专业课程以外,从导弹系统总体设计方面需特别关注的几个学科里为学生额外选择课程。

他的博士生小李对此体会深切,按照专业需要他本应围绕无线电数字信号处理方向选课,但导师李陟还让小李选择了导弹的飞行力学、制导控制以及空气动力学等跨学科课程。

“刚开始体会不到老师的用心,但越是工作得久了、越是深入研究,便越能感受到当初学习这些课程的受益有多大。”小李说,“这些课程充分弥补了工作中对专业常识缺乏的短板。”

几十年来,李陟先后培养了近20位硕士和博士,也通过科研任务带出了多名型号总师、副总师和一大批青年技术骨干,为我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发展培养了栋梁之才。

在很多人眼里,一系列荣誉和成功可以让李陟放下脚步,稍微歇一歇,完全没有必要再那么拼命。

可李陟却依然快步不停,时至今日还常常在电脑前推导公式、画曲线;围绕一个关键问题和同行研讨至深夜;技术人员常常会在第二天上班收到他前一天晚上从办公室发来的邮件。

李陟说,自己内心常常有十分惶恐的时候,从第一代防空导弹武器系统到如今的发展成就,他深知其中跋涉的艰难,也深知他所承担的事业责任之大。“大家今天的成就靠的是前人的指引与铺路,是站在老一辈人的肩膀上取得的,而未来的国防事业方向、防空技术的发展、航天精神的传承也要靠大家这一代人铺路。”

当一个个巩固国家安全的基石筑起,当一列列威严的国之重器方阵出现在电视机阅兵画面中,每每此时,李陟总感到肩上的使命光荣,不敢有丝毫懈怠。“唯有步履不停,为国铸盾,才能无愧于国家与内心。”李陟说。

【关闭】    【打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